“特别国债”仅发行过两次 或将撬动消费杠杆
来源:“特别国债”仅发行过两次 或将撬动消费杠杆发稿时间:2020-03-28 12:58:42


此外,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不只是费用,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馒头发霉、床单不换等问题,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

无论如何,曝光就是线索,涉及哪个城市、哪个部门都应该迅速行动,对涉事酒店的违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保障集中隔离人员的合法权益。在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下,“自费隔离政策”虽然无可厚非,但这并不意味着酒店就能任性定价。

截至当地时间28日15时,澳大利亚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达3635例,14人死亡。

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而最终“受伤”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

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数字,每个月结束短期旅行,从美国返回澳大利亚的公民超过了85000人,此外还有70000以上的美国人来访。澳大利亚政府此前对疫情严重的国家陆续封闭边境,但对美国迟迟没有封闭,直到三月中旬疫情加剧时,澳大利亚政府才于3月15日公布了对非澳大利亚公民和永居居民以外的所有访客的边境封闭令。

3月29日0时至12时,无新增报告本地确诊病例。截至3月29日12时,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416例,治愈出院病例396例,治愈出院率95.2%。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感染病专家克林格农日前表示,在美国政府公布疫情之前,新冠病毒有可能已经在美国传播了六周。因此,澳大利亚政府的失误在于,没有提前对美国关闭边境,并将回国居民强行隔离14天。

就如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工作人员所说,目前当地的隔离收费是归卫体局管还是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还并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预案。也就是说,留学生都已经住进去了,但主管部门还没分配好工作。

押金一万元、食宿费580元一天、14天收费8120元……近日,一则“留学生质疑山西某隔离酒店收取高昂费用”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

在相关视频报道中,当事人称,隔离酒店不仅收费高,而且饭菜量小吃不饱,点酒店外卖价格又很高。而被隔离的不仅是留学生,还有一些家长,经济并不宽裕。对此,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表示,目前正联合市监局出台酒店物价政策。

在疫情期间,类似的“高昂隔离费”事件并不少见。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但总体来看,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